从与媳妇斗争中思考企业管理

时间:2020-04-17  发布者:sdszbzz 

今天在从杭州回上海的高铁上,接到了大学一哥们儿的电话,临近虹桥站下车,才终于搁下手机。除了感慨苹果的电池“真心不耐”以外,作为一个非电话粥粉,我也诧异,竟然会和一个男人“蘑菇”了这么久。整通电话归纳起来,就是那哥们自认遭遇了他媳妇儿“非人”的虐待,各种不解、各种困苦、各种心碎,以至于现在万念俱灰“废人”一个了。对了,他还留下句有那么些哲理的话: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我呢,听着他讲,忽然思维跃了开去,想着近来在工作中的一些事,就试着关联一下,与诸位分享。

哥们说,他媳妇不讲道理,体现在哪里呢?那姑娘喜欢玩乐高(一种拼装塑料积木),每每用孩子作借口买乐高。一到周末就拉着孩子玩乐高,这一玩起来呀,就是昏天黑地从早到晚,终于家里所有的平面都被摆上了搭完的乐高,然后姑娘就开始要买玻璃柜子继续安置更多的乐高。这么一来我那哥们不乐意了,就说要劳逸结合、适可而止云云。没曾想,话没说完那姑娘就跳得老高,扯起东拉起西,总而言之就一句“就买个玩具怎么地了”,继而一顿痛哭,梨花带雨。

我那哥们总结道,结婚几年来他发现不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涉及争吵,他媳妇就是标准流程——一哭二闹三上吊(有时演绎为离家出走)。他又说,其实一开始也并不是这样,不知何时起,这种状态成了常态,他感到很疲惫,现在也懒得琢磨、懒得劝了。

家长里短暂不计较,我们来琢磨琢磨那哥们说的事。先说说流程的有效性和固化机制,比如他说一开始他媳妇遇事不是这么个反应,后来也不知道何时起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了。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婚后双方处在后恋爱时代的互相探测期,测量双方生活交互的尺度和容错性,此时女方发现每次遵循一哭二闹三上吊流程的时候,男方妥协,夫妻双方达到帕累托最优,即女方达到目的,男方愿意妥协,这个测量的过程,就是验证“一哭二闹三上吊”流程有效性的过程,而一旦验证了流程的有效性,伴随着流程的多次实施,这个套路(流程)也就被固化下来了。

最近几年多次与朋友们交流关于企业流程的问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现在企业里说起的流程,绝大多数,在大部分的时间、大部分人的理解中,变成了企业内部控制和合规性的工具以及通道,尤其是那些发展较快较好的民企以及老牌的500强国际企业。甚至我可以武断地下个结论,N多的大企业员工,最糟心的就是自己公司的“所谓流程”,在他们心目中,似乎流程早已经成为大小企业分别的楚河汉界,有规范流程的,就是原装的高级公司,没有规范流程的,就是野生公司。仔细想想,在这种认知中,流程就是代表审核、代表控制、代表规范,而这种认知本身,恰恰代表了绝大多数的企业人对于流程的理解。

这不对啊!我大胆相信或者说我宁愿相信,任何一个公司,一开始必然是因为流程的业务需求而非合规需求、发展需求而非防范需求而诞生、固化流程的。比如说,孩童培训机构发现,通过“试听课程—分开家长与孩子—说服家长—愉悦孩子—分享孩子的进步”这条路径可以最有效地促进一次签单率和口碑传播的时候,这个路径就会变成孩童培训机构的招生管理流程,让所有的课程顾问熟练地执行这个流程就是最有效地改善机构经营业绩的手段。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把这种需要流程去固化动作,用标准动作来促进业务发展的方面理解为设置流程的初心,就是流程的正面。我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流程的初心渐渐被淡忘,似乎全世界的管理者都更为关心流程另一面的作用,强调控制、强调合规,然后把这种意识代入到企业的文化内核,让大家觉得流程是守卫企业安全的钢盾。这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的嫌疑?流程——从它本身而言,首先应该是矛,而后才是盾吧~

哥们说,他媳妇无法沟通,体现在哪里呢?那姑娘是个文科生,我那哥们是个理科生。每次旅游问路,姑娘总在找标志性建筑物,我那哥们总是念叨着东偏南北偏西。所以呢,只要他们两个一交流,基本就是鸡同鸭讲殊途不同归。遇到矛盾更加搞笑,姑娘负责举例子,这个例子说明了什么什么,哥们负责讲逻辑,因为什么所以什么;接着姑娘说你有没有情怀,哥们怼回去你有没有思维,僵持之下,姑娘抛出杀手锏,一句“你不爱我”,果断地终结了一切的人间有爱。

且不论谁是谁非,逻辑第一还是情怀至上。难道只有家里才有这样的事情吗?我看在企业里这方面现象更加生动和活灵活现。最近我总结了两个经典心得,一是但凡有本事的,都是倔到自成体系的;二是文科生理科生工科生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就四个字,三生三世。

企业一般是外部有压力,内部有引力,内部将外部压力层层传递而引力帮助组织不至因为压力过大而断开链接,但要命的是,企业内部管理者之间的频道不同却是企业发展过程中巨大内耗和阻力,它会影响压力的内部传递,使得企业没有发展的动力,它还会消耗企业内部引力,使得企业更容易断链。要调和企业内部的“三生三世”,不是要使三生变成一生,也不是要形成一言堂的决策机制,而是要把频道频率调到一起去,主要是价值观一致、理念一致的问题。

比如,有的企业积极支持曾经离开的员工再回笼,有的则反之,我们很难判断谁对谁错,但是这类策略的差异可能揭示了两家企业不同的价值导向,无论是什么 “生”,无论怎么倔,手段技术可以不一致,但是价值导向在企业里却必须一致,不然这个企业怎么也发展不快、发展不好。

哥们说,他媳妇和他经常为了孩子吵架,为啥呢?原来我那哥们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年不在家,家中孩子都仰仗他家媳妇来哄带教,倒也算是白白胖胖健康成长。每每休息日我那哥们回到家中,偶有兴趣摆出一副严父虎爸的尊容,对着孩子一顿说教,孩子似乎并不买账,不是横眉冷对就是嚎啕大哭,弄得老父亲直呼下不了台,这不,刚刚虎目圆睁,他媳妇总能如约而至,所以吧,怎么可能太平呢?

作为整个组织的高级管理者,这个也需要反思。平日里,领导们总是觉得自我万能,企业里突发一个什么状况了,贸贸然就组织一个专题会议,ABCD相关部门统统叫齐,汇报情况掌握信息,拿起白板笔,会议室里指点江山乱画一通,美其名曰梳理梳理。其实静下心来想想,无论是人事行政财务,还是采购品质业务,每个部门他们都有自身运行的逻辑,相对一线部门管理者,我们作为组织的管理者而言,对于直接的业务我们了解一定是少的,知道的也一定是不全面的,我们的优势在于三个更,更大范围,更长时间,更深程度,只有一些符合三更的内容,或许我们才有那么些发言权。

年少不识愁滋味,总是觉得新闻联播里面的领导好神奇,说了半个小时像啥也没说。待到乡音无改鬓毛衰,方才知道这是最大的管理之道啊——若是东南西北都有领导出来指指点点,才是管理中最恐怖的事情,组织癫狂基层悲催,乱了事务本身的日常运行逻辑,好比逆天改命,搅动了星辰之力,一次诈尸,祸害无穷呀。

啰啰嗦嗦也说了这么多,我也分不清这是随笔呢还是日记,是讲婚姻呢还是谈管理,或许本来这个世界就是存乎一心之妙不可言吧~临了想对我那哥们说,无论是你那媳妇儿陪着娃玩乐高,还是文科理科的争争吵吵,抑或是为了娃娃的日夜付出,我觉得都是为了你好,这一点说明她的初心没变,这个很可贵,是基础。

所以呢,好好爱吧。

就像我们进到了企业,好好干吧。

文章来源:卖剪刀的小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