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智能制造"加速跑" 68家企業明晰痛點

时间:2019-11-14  发布者:sdszbzz 

智能制造是產業轉型升級的“牛鼻子”,但如何開展很有講究。“智能制造要確定‘以我為主’的思路。”中國工程院制造業研究室首席專家董景辰11月12日在山東舉行的山東省高端裝備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研討會上指出,尤其中小企業,不轉肯定不行,但切忌盲目追求“高大上”。

山東已注意到這個問題。當前,省聯合智能制造研究院與中國電子技術標准化研究院正共同開展對省內制造企業智能制造能力的現場診斷,截至目前68家企業經過能力評估,明晰了實施智能化升級的短板和痛點,相關解決方案正在形成。以此為帶動,山東智能制造按下快進鍵。把握轉型窗口期

省聯合智能制造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光瑞介紹,現階段山東主要選擇的還是一些體格相對較大的企業開展現場診斷,當中不乏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

在一家名為聖戈班的汽車擋風玻璃生產企業,他看到,不僅整條生產線實現無人操作,一些細節更令人鼓舞:生產線可自動識別合格品、良品、優品,並匹配不同包裝﹔幾台機器人“擠在”一個並不大的空間內,仍能有條不紊地完成各自指令而不“打架”——“總體看,這家企業的智能化水平已經接近工業4.0的要求。”張光瑞說。

不過,對於已開展現場診斷的這60余家企業而言,這類案例屬於個例,多數企業智能制造處在中低水平,對於如何開展,企業比較迷茫﹔實施起來,不時會遇見接口不敞、數據不通、系統不靈的窘境。

現場診斷還發現,相比濰柴、海爾、濟南二機床等龍頭企業,多數企業因為並不處在市場競爭的前端,加上人力、財力等資源相對匱乏,轉型主動性較弱。“實際上近幾年浙江等地智能制造發展較快,主要原因就在於企業對市場反應敏感。”董景辰提到泉州的例子,當地都是生產服裝、鞋子的中小企業,但因出口業務佔比大,對智能制造接受起來也就比較快。

針對“制造”轉型“智造”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山東一方面以試點示范為抓手,截至目前,省級智能制造試點示范企業已累計達到171家,推動智能制造概念較好地從上層深入到了基層﹔另一方面成立省聯合智能制造研究院,聯合科研院所等力量,成為企業實施智能化升級的一個“智囊團”。

在董景辰看來,目前人力成本上升等多重壓力對企業轉型形成了較好的倒逼機制。研討會當天受聘成為省聯合智能制造研究院名譽院長的他表示,抓住這個窗口期,研究院將在綜合性復合型人才培訓、標准制定等方面進一步發揮引領作用,加速山東智能制造進程。分類施策是關鍵

近兩年,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話題更為熱門。但業內普遍認為,實現制造強國、制造強省,最終還要落在“智能制造”這個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的結合點上。研討會上形成了這樣的共識:政策制定要認清智能制造仍處在初期發展階段,把准主攻方向,同時重視傳統產業的智能制造轉型升級。

董景辰提到一種值得反思的現象,不少省市在推進智能制造進程中,傳統產業往往被忽視。“美國、日本現在都在研究紡織業。”他表示,推進智能制造必須重視傳統產業,這些產業轉型需求更迫切,效果也會更明顯,示范帶動作用更強。

這類產業裡往往中小企業為數眾多,面臨人力成本上升等多重壓力,目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而智能制造又需要有投入。“中小企業‘補課’的任務還是很重的,但不補不行,否則遲早要淘汰。”董景辰認為,投入后經濟效益如何,那就看是否針對企業實際開展分類施策,“一旦選准了方向,哪怕隻前進一步,企業也能認識到我可以通過智能制造實現更長遠的轉型﹔反之,盲目大干快上,隻會拖累整體進程。”

記者了解到,智能制造實施起來效果好不好,很大程度上還跟與企業的專業生產工藝結合得是否密切有關。研討會分享了常熟開關廠的例子,這家企業在智能化升級的過程中,自制的專用生產單元就有26台,其中7台屬於行業首創,並自主開發了在線自動檢測設備。目前,這家企業通過向智能制造轉型,年銷售收入達到20.7億元,利稅9.2億元,產品價格與西門子等國外品牌並駕齊驅。

據介紹,在現行以龍頭企業為主的試點示范基礎上,中小企業以及園區、公共服務平台等試點示范項目有望開展﹔同時,中國工程院已向國家建議在智能制造中增加技改這一抓手。技改一直是山東工業發展的優良傳統,預期企業能從中進一步收獲政策紅利。創造應用場景引導發展

智能制造不僅是一些企業轉型升級的“金鑰匙”,近年來也催生了一批智能制造設備生產商和服務提供商。工業機器人是當中最具代表性的裝備,跟許多人預想的不同,2018年全球工業機器人市場銷量出現拐點,增速明顯放緩﹔中國市場銷量首次出現負增長,且這種趨勢在加劇。但還有一組數據是,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銷量仍領跑全球,且本土自主品牌機器人的銷量是同比增長的。

“智能制造的帶動作用確實強,但對生產企業來說,行業規模又沒有想象中那麼大。”哈爾濱工業大學機器人研究所所長趙杰指出,無論從山東還是全國看,智能制造設備生產商多數規模不大,微利或虧損是主流,錢不好掙的同時,還要面對研發人員較高的薪酬水平。當下,政府、企業都有必要正確地認識這一產業,形成更好的智能制造產業生態,避免落入技術依賴陷阱。

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受經濟下行影響,汽車、電子電氣等機器人的傳統應用大戶需求減少,而這些行業裡外資品牌市場佔有率高﹔中國近幾年一直在推動機器人的行業拓展應用,在這些行業裡,自主品牌實現了不錯的發展。“雖然不像歐美日等有技術、產業的先發優勢,但自主品牌有強大的市場優勢。”趙杰認為,現在的關鍵就是推動這種優勢真正轉化為企業發展、創新紅利,政府能在當中起很大作用。

他建議,一方面從解決“市場信任”入手,加強行業規范和市場淨化﹔另一方面,瞄准技術差距,對本土企業成長予以政策扶持,但在具體扶持手段上要區分好一般性競爭產品和戰略性高技術產品,處理好市場競爭與政策支持的關系——“比如,相比直接獎補,創造應用場景就是更合適的方式。”(付玉婷)

信息来源:大众网

本网编辑 何洋/整理